卷鸟儿。沉迷阿周那无法自拔

诸君,我喜欢阿周那。
希望大家多在评论里留言,我超级想和人聊天的!
中了大仲马的毒。阿拉密斯伯爵阿尔贝都好可爱!
每天看舞法天女。基拉度好帅!
卡米尔有那么好!反正我现在已经沉迷骨科了x
以及我现在想吧唧口老叶。

lof上好像有个百粉点文的传统……?
诸君,如果喜欢我写的东西的话,或者希望我能写一些东西,请在评论中写下cp和梗。
如果不拆不逆的话我一定会在一周之内写出来的。
欢迎出一些冷cp。冷的不行的那种。我为北极圈送温暖x
人怂,不打tag。

【雷卡安】我是猫

雷卡安卡修罗场。非常魔性。
夏目先生请不要打我。
ooc错字多没有文风。

(1)
  我是猫,名字嘛……还没有!
  你问我在哪里出生的?哪里记得清楚。就记得在一个阴湿的地方咪咪的叫。这个时候我的母亲警告我不要和人类接触,因为人类全都是狰狞的动物。但我最终还是和人类相遇了。
  那是一个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在小路上散步。之后我就在这条小路上第一次与人相遇。
  不过当时我并没有认出他是人类,因为据我所知,人类都是一个圆脑袋规规矩矩地在脖子上长着,而他的脑袋却像是把扫把倒过来放,也像是一只刺猬长在了人类是身体上。总之,他长得十分特殊,于是我毫无戒备地向他走了过去。
  我走近了一看,才发现他身穿这一套黑色制服,手里拿着两根颜色不一样的棍子。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警察,属于人类中最残暴的一伙,据说他们会到旅店偷马回来煮了吃。不过当时,我还不懂事,倒也没觉得他有多可怕(也可能是因为我没有认出来他是人类吧)。只是我被他用惊奇的眼神盯着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六神无主。
  他把手里的棍子插到腰间,把我托在手掌上高高举起。我感觉晕乎乎的,后来听到了他说话,我才被吓得清醒过来了——糟糕!我遇到人类了!
  不过他看起来并没有像母亲描述的那样坏,他直视着我的眼睛,对我笑,一头指向天空的头发被风吹得微微晃动。
  他问我说:“你有家吗?”
  我想着出生的地方又湿又冷,根本不能让人待,而这几天我也是在不同的电线杆旁边睡的,也不算是家。于是我摇了摇头。
  他脸上瞬间绽开笑容,把我举高到头顶,也不管我乱扑腾的脚碰到了他的头发。
  后来他又致力于给我起名字。他每次说出一个名字来都要看下我的意见。不过那都是些无所谓的名字,听完了就忘了,听得我直打呵欠。
  后来他好像突然灵光一现,激动地捏住我的肉垫,吓得我毛都立起来了。
  他很快把他的想法告诉了我。
  “就叫你白马怎么样?你是白色的,自然应该叫白马。”
  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不过并没有打动我。因为我听说马是一种又脏又臭的动物,几天不洗澡就会招来苍蝇。现在居然要把我当作马?我快速地甩了甩头,否定了这个名字。
  他看起来很惋惜的样子,不过一会儿就不沮丧,说出了他的新点子。
  “叫你的卢呢?或者是赤兔?”
  这两个名字听起来很蠢,我自然也拒绝了。不过之后他依然这样叫我,两个名字倒替着叫。
  喵喵喵???
  我是猫。名字吗……还没有。

(2)
  后来我跟着这个警察到了他的住所。他住在一所公寓里,和两个人合租。
  在公寓里住着的时候,警察有时会邀请一些客人。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我的主人叫安迷修,是一个交警,对人很有礼貌。不过他总是希望他的客人称他为“骑士”。
  难怪他对马这样执着。
  再说一下合租者。这两个合租者有一个是学生,每天早出晚归的,只有周日才休息一天,我很少能见到他。另外一个合租者我至今也没有见到过他,不过安迷修说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
  我很喜欢那个学生,他叫卡米尔。虽然我很少与他见面,但是每周日回来的时候都会带来一块蛋糕。
  每当他打开装着蛋糕的盒子时,我就会坐到他旁边,盯着他的蛋糕咪咪的叫。
  他总是会用手臂围在蛋糕周围,像是一个环形的壁垒,然后把脸转向我,讲一些诸如猫吃了蛋糕会生病之类的大道理。
  不过最后他都会给我剩下一些,有时候奶油层上还留着一颗樱桃——他之前一直没舍得吃。
  卡米尔十分喜爱甜食,每次吃蛋糕时他都吃得很慢,每一口都在仔细品味着蛋糕的味道。不过只要我坐在他旁边,他都会不自觉地加快速度。其实他不必这样,我并没有十分急切地想要吃它,只是看着卡米尔吃蛋糕的样子就已经成为了一种享受。
  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但卡米尔似乎能懂得我所想的一切。
  他是一个博学的人。虽然有时会孩子气地对我倾诉自己哥哥又和谁谁打架了,安迷修带着他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之类,但毋庸置疑,他确实是一个睿智的博学者。
  他每周都给我讲一下他看过的书。每次他都会把我放到他的大腿上,给我顺着毛,就开始讲。我央求着他给我讲了好几遍小王子的故事。在我看来,他就是我的小王子,而我也希望能成为他的玫瑰。
  有一天,我趴在卡米尔的大腿上打盹时,忽然听到安迷修在叫我。哦,这次用的名字是绝影。
  卡米尔摸了摸我的头,又给我顺了下毛。看见安迷修进来了以后,他开始给我讲故事。
  这次讲的故事主人公叫堂吉诃德。
  我当时对此感到十分惊讶,不相信像卡米尔这样温和的人居然会做出如此无礼的事。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安迷修和卡米尔的大哥打架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卡米尔生气的样子。
tbc

肝一个垃圾游戏。那破游戏用尽全力抹黑阿周那。所有锅都让娜娜背。人家本来就黑(?)还花式黑他。行吧行吧我也是服气了。以后见一个黑娜娜的殴打一个。
好气哦。

【京津冀】那天在雨中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前几天下雨,于是想写一个关于雨的小故事。

cp京冀和津冀。少量豫冀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错字多,智障文风注意。

私心给学校打个广告。一年一度中考完,来我国际庄一中,前有乐汇后勒泰,保证成为高富帅。

  王冀难得生一次病。

  他认为生病是浪费时间的事,平时有个感冒发烧,或是身体上那块被擦破了皮,流了血,他都不予理睬,还是和平常一样按时到工作岗位上。

  但他对待弟弟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只要王京或王津轻轻咳嗽一声,他准会着急地跑去抓几大包中药,有时候恨不得把药房给搬来。

  但今天不同。

  早晨起来王冀只觉得脑袋里像是装了浆糊,有像有人拿着锤子往他头上砸,昏昏沉沉的连眼都睁不开,浑身无力连动都不想动。

  那两个弟弟也是如此,而且症状好像比自己还严重不少。

  王冀只好给王豫打电话。照顾别人久了,现在反而请他人照顾自己。这样的请求有些羞于启齿。

  “豫……是我……我弟弟生病了,你过来帮我照顾他们一下呗?”

  “……好吧,我也生病了。快过来吧别问那么多了。”

  王冀放下电话。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尽力压低嗓音,装作和平时一样,但还是这么快就被王豫发现自己生病了?

  话说自己是怎么生病的?

  说来话长。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一个标准的季风区夏季,太阳高悬在空尽职地以它的热情炙烤着大地,而地母却以疲懒的姿态回应,裸露在空气中的植物全都蔫巴着叶子,垂头丧气的。

  这可急坏了冀,他在后院的草坪上种着几棵珍贵的花,他本想着先让那些花在野适应了以后再移到花盆里去,可现在这么毒辣的太阳,那些娇贵的花还没适应就先枯萎了吧。

  于是他赶忙拿起工具跑到花园中,走前还嘱咐王津给阳台上的花浇水。

  王津拿着个园艺喷壶欲言又止。他看了看手上奇怪的东西,正打算问冀这玩意到底怎么用。留给他的是王冀一个潇洒的背影。

  哦。没事,我可以自学。王津想着,戳了戳喷壶最顶端的一个黑色的看起来像是按钮一样的东西。

  看来这个黑色按钮不是喷水用的。这黑色按钮下面连着一个铁棍,而铁棍是可以不断在瓶子中上下活动,有点像打气筒的样子,而且越到后来越难活动。

  那它的作用就是加压,那么只要捏一下瓶子上的把手……

  噗嗤一声,一股湍急的水流越过面前的植物,全都洒在了路过的王京的脸上。

  王京脸刷的一下就黑了。他刚整理好的头发全湿答答的贴在脸上往下滴水,西装上也被洇湿了一大片。

  “京哥你听我解释,冀哥让我浇花来着,但我没想到你过来了。”王津强忍着笑,尽量表现出一幅自责的样子。

  王京抬眼看了一下王津准备要浇的植物。一排仙人掌,旁边还墩俩大仙人球。

  “……这就是你的解释?”王京挑了挑眉。

  “其实还有一个解释,就是这喷壶坏了。”

   王津说着就又按了一下喷壶的把手。这次压力没有上次那么大,喷出来的水射到了王京的胸口。

  “……你故意的吧。”王京笑的让人感到害怕。

  “不,绝对没有,”王津摇了摇头,“这次我本来也想往你脸上喷来着,结果这喷壶太不争气了。”

  然后王京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把水枪,端起来直接冲着王京头上射。

  王津也是一脸懵的,他不知道王京居然玩这手。他笑了笑,笑得十分自然,手上却鼓捣着给喷壶加压。

  “诶京哥你在哪找的水枪啊?”

  “哼。”王京再次端起水枪往王津脑袋上喷,却被早有准备的王津躲了过去。

  “一个成功人士无论在哪方面都是时时刻刻有准备的。”

  【王京、王津加入战场。】

  王冀本来是在太阳下安静如鸡地去鼓捣花去了,这花在太阳底下果然蔫了不少,不过王冀还是有把握自己有妙手回春的本领的。

  然后他就感觉脖颈一凉,转过头去一股冷冽的水流就迎面扑来,洗刷掉了劳动后的腻汗。

  王津正慌张地把喷壶藏在身后,眨眨眼睛看向自己。

  哦,真是炎炎夏日中的意外惊喜,透心凉,心飞扬。

  王冀用手抹了下脸上的水,无奈地看向笑的一脸无辜的王津。

  “唉小津,夏天玩水容易感冒的。学学你京哥,看他就不会玩这……”

  然后王冀又被一股水流射中了。

  “冀哥?!”

  王京见自己射中的人是王冀,心里不住的后悔。他把水枪塞进西装里头假装出路过的样子。

  “呐,冀哥你看,”王津笑眯眯地用下巴指了指王京,“京哥他也玩水。”

  “小兔崽子们,”王冀打开了水管的开关,“我来教你们一下什么叫做尊重长辈吧。”

  【王冀加入战场。】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王冀在追他两个弟弟的时候还不忘留意一下地形。现在他已经占领到了战略上的要点,躲在掩体后面等着搞一发偷袭,来个出其不意。

  王冀左看右看,却找不到之前一直在眼底的京津了。

  奇怪,人呢?

  “看样子冀哥还在找我们呢。”躲在王冀身后不远处一棵树后的王津悄悄对王京说。

  王京点了点头。

  “要不咱们绕过去吧?不然冀哥怎么都找不到咱们。”

  “嗯。他总是对自己打游击战的能力特别自负。要是一般情况咱们还真发现不了他。而这次……”

  两人低头看了看绵延在地面上的艳色水管。

  “他忘了把武器隐蔽起来了。”

  之后两人正大光明地在王冀面前打水仗,而王冀换了个武器加入战争。倒是引来了一堆熊孩子围观。

  王冀平时在小区里的人缘就挺好,那群小孩都自主地把灌了水的气球交给王冀。让王冀不得不感慨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

  王冀举起水球就往地上扔,颇有狼牙山五壮士之感。不过人民群众提供的武器毕竟质量有限,水球刚举到头顶就炸了,直接淋了王冀一身。更可气的是那气球还掉色,红色的水从脸上刷刷往下流,看上去就像英勇就义了一样。

  王冀:天凉了,是时候查封几家气球厂了。

  六月,初夏,暖锋终于推搡着挪到了华北平原,然后就不动地了。

  这天也会变脸,刚开始上面还挂着个火球,忽然间就轰隆一声巨响,哗哗下起雨来了。

  王冀又感觉到了从天而降的清凉。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是自己两个弟弟偷袭成功了。

  然而不久他就发现是下雨了。他忙扯开嗓子喊两个弟弟回家。

  不过这三人之前打闹的时候没注意,现在下了雨着急要回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家那么远了。

  王津拧开喷壶的盖子,趁王京往前跑的时候悄悄把水倒到王京后背上了。

  而王京也有一下没一下地继续用水枪对着王津喷水。

  他们两个都以为对方没注意到。

  最后三个人哆哆嗦嗦地回到家里,像是刚从河里捞出来,身上的水滴滴答答落到地上汇成一个小流。

  结果就是第二天三人都感冒了。

  “所以说你们是打水仗打到感冒了?”

  “住口,”王冀从被子里探出头,“我们是被雨淋的。”

  王豫趁机把中药喂到王冀嘴里,后者被这突如其来的苦涩呛得直咳嗽。

  “哈哈哈”王豫笑的直不起腰来,“你们三个是笨蛋吗?”

  他又看了一眼王冀,王冀眉头紧皱着,也不知是被药苦的还是怎样。

  “好啦,别生气,”王豫伸手抚平了王冀的眉角,微笑着说,“不该把你弟弟带上。就你一个是笨蛋。”还是一个特别笨的笨蛋,一个大笨蛋教出来两个小笨蛋。

  “咳咳……住口……”王冀把头缩回被子里,“就你聪明。”

  末了,团成一团的被子中传出一个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谢谢。”


哇阿拉密斯真可爱!斯文败类这种设定超级带感啊!!!
他真好。嗝屁。
拒绝二十年后。

(all叶/韩喻黄叶)还是昨天的那个肉。

不老歌翻车了。我也不能说些什么。
下次我一定写的隐晦一点,比如xxx想和xx谈一场肉体恋爱,xxx将他的宝物深埋进xx的坑洞中,初极狭才通人之类的x
ooc,没有文风。
微博链
https://m.weibo.cn/5600026142/4113092747510905

评论再发一遍。以及跪求评论!

(all叶/韩喻黄叶)啊十八→炖一锅肉

有一个太太写的贼啦好看的文,叫《放开那只太太》,但是,是个坑。

大概是讲叶修开小号写同人文结果落马的故事。

我就看到了老韩喻队烦烦把叶修关在小黑屋里,让叶修写韩喻黄叶的小黄文,然后……然后居然就没了!

握草特别想看完啊!!有小伙伴知道那个太太是谁吗qwq

于是我就撸了篇啊十八。文风粗暴,没有文笔逻辑,错别字多,三观不正,ooc。

设定是老叶腐男,写过一堆喻黄韩张的小黄文,结果被发现了,被逼着写all叶文。我这里的老叶被喻队灌了口酒所以有些懵。

are you ready?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496&tid=3244132#Content


链接在评论里再放一遍,要是翻车了请务必跟我说。

米迦尔太好看了。
赞美他。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