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鸟儿。沉迷阿周那无法自拔

诸君,我喜欢阿周那。
希望大家多在评论里留言,我超级想和人聊天的!
中了大仲马的毒。阿拉密斯伯爵阿尔贝都好可爱!
每天看舞法天女。基拉度好帅!
卡米尔有那么好!反正我现在已经沉迷骨科了x
以及我现在想吧唧口老叶。

为了吸口大卫爸爸买了本耶路撒冷三千年……我好像还看过这个作者其他的书。
看了眼封面挺好看,目录里扫一眼也有一大堆吹呆薇的。
我这也算厨力放出EX了。

#一个有毒的脑洞
最近玩bgo肝的头有点秃。
就是是想着要是安哥突然变成从者了xxx非常oocXD

开始: Servent,rider,名为安迷修。美丽的小姐,很高兴能与你相遇。
羁绊一:怎么了?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羁绊二:为什么是骑士就一定要有马啦!这儿一堆阿茶都没有用弓啊!
羁绊三:你这么关心我,这感觉真是有点奇妙……就像在沙漠中遇到一捧甘泉。能被人关心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羁绊四:您真的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骑士吗?……太好了!
羁绊五:我愿做你的骑士,用一生来守护你。
升级:离骑士道又近了一步呢。
灵基一:谢谢您的照顾。
灵基二:感觉力量又提升了呢……不,我离成为真正的骑士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灵基三:如果可以的话,请称我为“最后的骑士”
灵基四:谢谢你的陪伴,让我们继续前行吧。
对话一:塞万提斯真是太过分了!堂吉诃德明明是一位值得尊重的骑士,他怎么能这样被捉弄呢!
对话二:你感到有些冷吗?我的剑借给你用吧……等等!别用武器来热牛奶啊!很危险的!
关于圣杯:我有什么愿望吗……我希望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再具体一点?那就希望能拥有一匹马吧。最好是一匹白色的马,长着一只角和一对翅膀……哈哈,我开玩笑的。
喜欢的东西:我喜欢帮助别人!帮助落难的人是所有骑士的责任!
讨厌的东西:我最讨厌为非作歹的恶徒。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作恶多端的人都消灭干净。
活动中:好像有人需要帮助!master!我们快上!
生日: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虽然可能有些不合适……希望你能收下这束花。

同时持有雷狮时:雷狮,想不到居然要与你并肩战斗。不过这样你和你的恶党也不会继续作恶了。现在我们一起来赢得这场胜利吧。
同时持有艾比时:你是那时美丽的小姐吧。我真是幸运能再次与您相遇……不,我现在还没有马。
同时持有卡米尔时:你是雷狮海盗团的人吧!你明明看起来如此善良怎么和雷狮他们一起作恶呢……你可能也有自己所遵从的道义吧。

完犊子……突然觉得史向的太芥真好吃啊……
越来越混入邪教。

追求


#全文第一人称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所有人名取自同学xxx
被我们学校国庆不放假气坏了。
没有攻击任何个人、机构的意图。整篇文章都散发着如同下水道般的恶臭味。

(1)
我醒悟了。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记日记,把我的所见所闻保存下来供给后人参考。毕竟在这个时代所有人都忙碌冷漠,已经没有几个人记日记了。
现在我就要把我的耻辱,我的悲剧交予各位观看。
我生在C国。
我的祖国是发明考试的国家,发展到现在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考试大国。我国的国民几乎全是为了考试而生的,每个人都为了考试演化为出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我们夜以继日地读书,恨不得把脑壳给砸开,把世界上所有的知识都倾倒入脑中。
身体是妨碍我们走近真理的累赘,为了伺候好它,我们每天不得不分出六小时用来睡觉,二十分钟解决三餐,十分钟用来运动与去卫生间。一想到每天都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未能在桌前学习,我就会再次感到它是个累赘。——是的,一个巨大的累赘。有时会是你的胃,有时会是你的大脑,它们叫嚣着,用疼痛强行把你留在床榻上。这时你只能躺下,恨不得把挂在天花板上的瓶子取下,把整瓶液体都挤进手臂的血管里。这是你只能盯着天花板,用疼痛感受时光的飞逝,感受无法汲取知识的痛苦与悲伤。
你若问我为何不睡觉呢?我根本睡不了觉。自从上了高中以后,我就装上了电子眼。
电子眼是新世纪的产物,其作用相当于眼镜,不过它是直接装在眼球上的。为了减缓材料腐蚀的速度,需要把泪腺和部分眼球切除。而学校为了能让我们在上课时认真听讲,就要求我们所有人都装上电子眼,让机器与大脑的神经连接,通过控制机器从而控制我们的作息时间。比如说现在是上课时间,所以就算是我的头脑有多么困倦,身体告诉我需要休息了,因为学校发布的指令,我还是不能睡眠。
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剥削,反而把它当作是新世纪的曙光。有了它,我可以利用课堂上的每一分钟,而不会像旧时代一样,会时不时地走神。
我家为了能给我装上这一双电子眼,几乎是倾尽家产。所以为了家人的付出,为了我的未来,我也要拼命地学习。
我已经剥夺了除去学习外的所有杂务,若是有助于我得到高分,让我在花园中栽培荆棘我也会做。现在的我仅余一颗漆黑的决心。

(2)
我很幸运,能在城市里的重点中学读书。我就读的高中,Y中,据说是建国以来最有名的高中。
为了配上这个名号,我的学校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而每年高得惊人的一本率正是这些措施的结果。校长曾经骄傲而又惋惜地说,可惜这概率最多才有百分之百,不然我们的一本率还能达到更高。
能说出如此豪迈之辞的人,自然也有强力的手段。他为了能够让我们更好地学习,冒着巨大的风险要求我们上晚自习要上到十点。据说因为同学们的学习热情十分高涨,将来晚自习的时间会调到十一点。
这对我当然是有益无弊的,就算不这样规定我也会每天晚上趴进被子里点开手电的。
我们老师经常说,你考不了高分就上不了好大学。这当然不是我希望的。
分数。现在我的眼中只有分数,其他一切我都不会在乎。只要能考高分,就算说混淆黑白我也无所谓。
在我眼里,在大多数人眼里,分数是衡量一个人的唯一标准。分数高的人高高在上,分数低的人就低人一等。
为了分数,我无时不刻不在学习。在每周一节的历史课上解开一道复杂的数学题,在思想课上思索着一个化学实验。
什么原理啊公式啊我根本都不懂。理解了又有什么用呢?考试的时候也不靠它来拿分。我要做的就是不断做题,最后做到能够做梦时都可以背诵出题的内容和答案。
我的学习方法为我带来了高分,为我带来了万众瞩目的荣誉。所有人都想要结识我,王明成为了我的好朋友。
我不喜欢交朋友,相比结伴而行我更喜欢独来独往,这样会省下时间用来学习。不过王明的英语十分出色,我刚好可以借他的手来提高我。
果然跟他交了朋友以后我的英语成绩确实提高了不少。每一次英语小测都是全对。然而有一天,一条短信把我编制的梦撕裂了。
那一天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只是当老师把小测卷子发下来时,犹如一条晴天霹雳刺入我的心。平常一向全对通过小测的我居然错了一道题!
老师当场就批评了我。这让我感到面上无光,我辛苦经营了一年多的形象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褪去了精心涂抹的光辉,里面的丑恶,粗俗,全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回到宿舍,我深陷于羞愤之中。我恨死了造出英语单词的人,我也厌恶每天要测试拼写单词的老师——高考没有单词拼写的题难道他就不知道吗?我向来讨厌将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事上。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这一定是来找我的,我的家长一定已经知道我今天的测试没有通过。
“怎么回事?这次我看短信,你小测怎么错了一道题?”
“正式考试的时候不考这些……”
“住口!别为自己找借口了!你最近一定是没好好学习!以后不能再让我看见你小测没过了!”
还没来得及回话,电话那头就传来挂断的声音。
我只好把电话放下。不用想,舍友一定都在暗暗憋笑呢。
我厌恶与父母通话,他们只是紧盯着我的成绩,仔细地观察我的漏洞,然后伺机狠狠地骂我一顿。只有奶奶会在我取得高分时笑着夸奖我一下,然后向邻里高声地炫耀。这似乎成为我学习的唯一动力了。
(3)
身体是做任何事情的累赘。
我们的学校是非常民主、人性化的学校。其他的学校只是一昧地我行我素,每星期居然要浪费两天来休息。而我们学校,则是给每个学生发了一张合同,让我们签字同意自愿周六上课。
虽然学校已经征求到同学们的同意,统一要求周六上课了,但我希望最好每天都可以学习。
今天就是一个周六。我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没走几步就被身后一股巨大的力量碰倒在地。
但我立刻又被那个罪魁祸首扶起来了。那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她替我拍掉衣服上的灰尘,十分真诚地向我道歉。
“对不起啊……我跑的太快了,不小心撞倒你了,你没事吧?”
她说话时于我四目相对,十分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让我感受到她的真诚。
那是一双充满活力的眼睛,你可以看见它们在向你微笑,能透过这双眼睛看到她对我的善意。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双眼,被阳光照耀的地方反射出了琥珀色,睫毛在眼球上投下一片阴影,像是一片平静的湖光。
她没有安装电子眼。她是一个体育生。
我立刻把对她的欣赏变成了鄙夷。虽然真正的眼睛确实比电子眼好看得多,但这电子眼是一种象征,它划分出了优秀生与劣等生,像是一堵墙将不同的人隔离成两个世界。电子眼在学校中就是一顶王冠,它代表着你学习的刻苦与用功,自然没有佩戴电子眼的就是要受到鄙夷的懒虫了。
我一向讨厌体育生,认为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做的任何事都透露着与生俱来的粗鲁。在我们学校,也可能在所有学校都是这样,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理科生瞧不起文科生,文科生鄙视理科生,所有人一起歧视体育生。因为似乎大家都隐约有一种观念:只有不会学习,只有那种懒惰的无赖,分数低的废物才会去当体育生。
不过直到我亲自与体育生交往时,才体会到他们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不堪。就是看着她的眼睛,我就已经把所有的偏见都抛诸脑后了。
“我没有事……”
“那太好了!”她很开心地笑了,“那为了补偿你,今天就让我请你吃饭吧!”
她没有等我回答就握住我的手,拽着我飞奔向食堂。
我从来没有跑过这么快过,到了食堂就瘫坐在椅子上气喘了半天。不久,她端来两碗米饭,上面都堆着一层肉。
之前的中午都是我一个人独自度过的,所有的饭菜都像是倒垃圾一样全都塞入嘴里,过了一年都不知道食堂里卖的饭菜是什么滋味。今天我才知道原来食堂里的饭也可以那么好吃。
她吃饭的速度也很快,不久她就放下筷子,对着我笑。
“我叫付晓娟,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只好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她了。她夸了我的名字好听,之后又与我聊了些别的。
“你是文化生吗?你怎么这么瘦啊,是不是很久没来锻炼了?晚上我来找你一起跑步吧。”
答应这样浪费时间的事情可不是一件明智之举。不过我很享受与付晓娟交流的过程。于是我就答应了她。其实我也看出来了,她也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
到了晚上,她果然到教室来等我了。她跑起来很游刃有余的样子,因为她一边跑一边与我聊天。我却是跑了几步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到了最后,变成她拉着我的手向前跑,一边跑步一边跟我讲她的故事。
我了解了许多有关她,有关体育生的事情。我原本以为只有学习不好的人才会去当体育生,但付晓娟中考的分数比我还高。她说她是喜欢无拘无束地奔跑,不愿意被教室里那一小块桌子禁锢住才当了体育生。
我还以为体育生就是每天跑跑步就好了,但其实他们每天上的课与文化生一样多,还要在下午抽出时间进行大量的练习。
原来我一直被偏见与浅薄蒙蔽了。她确实和她的眼睛一样美丽。我也越来越习惯于和她相处时的快乐了。

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与付晓娟的交往还是被人发现了。
有一天下课时,王明没有学习,而是很神秘地到我跟前,用一种惊讶而又鄙夷的语气问我:
“听说你居然和体育生交朋友了。你是不是疯了!”
我慌乱得不知所措,当时脑中是一片空白,我的脸发烫,手指不断地转着笔,只是急于证明什么而脱口说出了为自己开脱的话。
“不是啊,我和她从来都不是朋友。谁会跟体育生交朋友呢?”
从此,我再也没有与付晓娟来往过。

(4)
顾南风是我的发小,她从小就热爱绘画,现在升入高中,成为我们学校里为数不多的美术生。
她跟我关系很好,小的时候经常把画的画给我看,现在也时不时地到我教室里找我。
有一天,她拿着两张博物馆的门票过来。这次美术比赛她获奖了,学校为了鼓励她,给她发了两张博物馆的门票。她第一时间就来找我了。
“而且你知道吗!这一周有维米尔的画展!我简直太幸运了!我一直都很喜欢他!”
我从未见过顾南风这样激动的样子,她可能只有在谈及到油画时才会展现出来这股狂热的劲头。
维米尔!天知道他是谁!我从来都不听历史课的,如果不是在墙上看到了他的名字,我甚至不知道在人类历史上出现了这样一个人!
看着同伴激动的眼神,我觉得我有必要也说些什么来附和她一下。可是维米尔到底是谁呢?这名字突然在我脑中变得熟悉了起来,我觉得我之前可能听说过他。
“我也很喜欢他的!维米尔画的雅典学院简直是太美妙了!”
顾南风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不过也只是出现了那么一瞬,之后又迅速恢复出了那种狂热劲。
“我不太喜欢雅典学院,因为这幅画在……维米尔的作品里不太出名。我还是最喜欢他画的佩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了!”

逛完画展的那一天,她扭扭捏捏地从书包中掏出一张画送给我。那张画上画着两个人手拉着手,背景和色彩都很真实。那两个人就是我和她。她把画交到我手里后,就低下头顶着脚尖,小声地对我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来着……祝你生日快乐。”
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都已经遗忘了,但她却还记得。
但我不喜欢她送给我的礼物。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她送给我的那幅画在我眼里等同一张废纸,连草稿也打不了,送我这个还不如送我一本五三。
但我看我发小那紧张而又满含期待的眼神,我只好装出一幅惊喜的表情。
“啊!谢谢你!你画的真好看!”然后把她的画折起来放进书包里。
几天后顾南风又来找我。我当时在写作业,从桌斗中拿练习册时带出来了一张纸。那纸皱皱巴巴的飘落到地上,上面多了一个黑色的鞋印。顾南风把纸捡起来,她的声音有点颤。
“唉,小薇,这好像是我送给你的画吧……”
确实是她的画。只是纸变得又皱又黄,之前漂亮的色彩也洇成一团不知是什么颜色的阴影。现在这张纸真的变成了一张废纸了。
“啊,是的,我没注意到就变成这样了……”
“你为什么不能好好保护它一下呢?”她接着追问道。
我瞬间觉得她有些咄咄逼人了。这既然是送给我的礼物,难道我想要怎样处置还需要别人授权吗?我不耐烦了,于是没好气地回答她:“这不就是一张画吗,有什么啊。”
她紧攥住那张画,过了好久又把那张纸放到桌子上。
“……没事。抱歉这次礼物不太合你心意,下次我会送你一本练习册的。”
她似乎是开窍了,立刻就理解我了。

其实我们都把自己藏进箱子里,小心翼翼地透过缝隙观察他人的颜色,不敢暴露自己,哪怕一丝一毫。
(5)
真是出了一件怪事,学校居然要放一天假。
我是十分不理解的。明明可以上课,学习知识的一天,怎么能用来休息呢?
“你傻啊,”王明回答我,“这天是国庆!你想想,没有伟大的祖国,你现在给哪个压迫者挑粪都不知道呢!我们当然需要一天来好好庆祝一下!”
原来是这样啊。那确实是一个重大的日子。只是……
“那为什么不多放几天假,让我们多庆祝几天呢?”
“你傻啊,那我们要少学习这么多天,到时候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王明是一个大彻大悟的人,许多我不理解的道理他都懂。我们学校的决策确实是精明而又仁道。
但是总有一些蠢货,他们不能理解学校的苦心,居然给教育局打电话,说是要举报学校不给放假。这几个人的行为逐渐扩展到全校,几乎每个人都说他给教育局举报了。连王明也不例外。
“学校剥夺了我们休息的权利!”他不满地嚷嚷。
似乎举报电话真的奏效了,校长的脸上似乎有一些紧张与不安。
过了几天,一个自习课上,年级主任在广播中点了几个人的名字,要他们到教导处一趟。
第二天,广播中又响起了年级主任的声音。
“前几天,有些同学给教育局打电话,虚报信息,给学校带来了不良影响。以下学生已经受到了停课的处分……”
王明说他一开始就知道这次那些人是不可能成功的。教育局就在学校旁边,多年来我们学校都是国庆时只放一天。
(6)
就在国庆假期的第二天,我正在教室里上课。这时班主任找我,说是我家里出了件大事。
我不满地走出去,心想有什么事情,居然重要到要占用我的上课的时间。这时,班主任把电话递给我,电话听筒那端响起了我家长的声音。
“小薇,跟你说一件可能会打击你的事,你一定要稳定好心态……你奶奶刚刚去世了。”
奶奶!我的奶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的,但这几个字却在我脑内不断回响,它们一下一下地打击我,最终击溃了我这个除去学习,对所有事都无所谓的人。
我自从懂事起,记忆中就只有奶奶。我想我会说的第一个字,也一定是“奶奶”。我的奶奶陪伴了我整个童年,我一生中所有美好的回忆都是奶奶带给我的。
想到这,我禁不住哭出了声。真奇怪,我明明为了安装电子眼把泪腺已经切除了,但为什么还是感觉像是有泪水沾在脸上了呢?
“我能请假吗?我想回去再看她一眼……”
“不行。你赶快回去上课!”
“不!”天知道我当时是怎样当着班主任的面向手机对面的家长嘶吼的。我只记得我当时一定很失态,喊叫的很大声。
“不!我一定要回去看她最后一面!就算你不给我请假……”
“小薇,你听我说……”话筒对面家长的态度变得柔和了许多。
“你听我说,让你留在学校上课是你奶奶的愿望。”
“不!这不可能!她一定也想看一看我!”
“你别太激动了,冷静点听我说。你想一下,你奶奶是不是一直希望你能考上大学?”
这确实是实情。每次回家后奶奶都会夸我,说我是全家的希望,说我一定能考上Q大或B大。
“那你要是今天请假了,与其他同学的差距不就拉大了许多吗?那你想想这符合你奶奶的期望吗?”
这样确实辜负了她。我揉了下眼睛。根本一点眼泪都没有。
“好……我明白了。”说完我就把电话挂断。

我擦干了泪水,走回教室,继续听那一节还没上完的课。

完了。

感谢静静给主角起了一个名。

今天氪了七百,什么都没出。
哦对我现在已经攒够了四个五宝的大卫爸爸了。还有个两宝的娜娜。
我又回到非洲了。科科。
等我删了这破游戏。哪天高兴了再下回来。

所罗门在伯利恒


所罗门王遇见了年轻的牧羊人。
放飞自我。ooc到没边。剧情非常魔幻。特别诡异的文风。一切都是为了痴汉王呆薇。

(1)
旧王已死,新王已立。
城中的民都欢呼,王在坛上献上一千牺牲。
神念及他父的恩情,就在夜晚在王的梦中向他显现。
神说:“你若有什么愿望,我可以为你实现。”
王说:“我愿我曾珍视的再回身边,
愿那比黄金要贵重的重来眼前。”
神应允了王的愿望,让王回到了他父亲的故乡。
(2)
所罗门被寒风唤醒。
他身边不再是装点华丽的宫殿,身下也不是柔软的床榻。他的身下是无垠的嫩草,屋顶是几片白云。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土粘在王袍上,却不急着站起清理。他转过头,像是有人抓住了他的头发。原来是一只羊羔卧在了他的发上,把他的头发当作了暖屋。
他把那羔羊高举至头顶,这羊是刚出生的,身上的绒毛刚刚长全,细腻的毛遮住了所罗门的手指。
“你是谁呢?我又是为何会出现在旷野里呢?”
那羊羔只是咩咩地叫着,挣脱了所罗门的手,跳着跑开了。
所罗门站起身,跟随那只羔羊。他知道这是 神的指引,他是跟随云柱在旷野中寻找甘泉。
羔羊跑到了羊群中,被牧羊人抱起。牧羊人亲昵地用头抵住小羊的鼻子,小羊伸出舌头在牧羊人的眉心献上它的吻。
所罗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那牧羊人与自己衰老的父亲是如此相像。他刚刚的动作正如自己年幼时所见的,鬓角已经变白的父亲抱起兄长,为了让兄长们能够亲吻到他的额头。
所罗门依然记得,当他的父亲不再年轻,原先高大的身躯也因衰老而变得矮小,当他父亲的儿子们都比他父亲还要高一些时——所罗门只要低一下头,嘴唇就能吻到大卫的额头——他的父亲仍然执拗地踮起脚尖,为孩子们祝福。
大卫总是不满,为何自己的孩子会长得那么快,让他几乎都不能把吻送到孩子们的额头上了。但他还是会微笑着等着孩子们的回吻,然后用手抚住他们的头。
“我的儿子们,你们又长高了啊。”
(3)
牧羊人也见到了所罗门王。
他慌忙地把羊羔放到地上,急匆匆地整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
他只是在想象着自己与孩子们玩耍的画面。他喜欢小孩,喜欢孩子们簇拥着自己,露出纯洁的脸,发出最清脆动听的笑声。他想,他一定要生养众多,带着孩子与羊群玩耍,坐在树下为他们弹一首曲子,在他们熟睡时亲吻他们的眉心。
他想着,只要等到成年,就立刻找一个美丽的妻子,在兄长家的旁边建立家业,和孩子与妻子生活在一起。他太迫不及待了,就抱起一只初生的羔羊。这羔羊和新生的孩童一样,都有着最纯净柔软的目光。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客人在看着他。
(4)
“我是耶西的儿子大卫,是一个牧者。”
没有错。所罗门看着那个少年人。这确是他的父亲。脸上的皱纹全都消失不见,他面色红润,皮肤光滑又紧实,留着比兄长押沙龙还要精致美丽的长发。他全身都散发着光芒与活力。
但有些东西是永远也不会变的。他眼底的温柔不会随时间消逝,而是最终积累成了一片汪洋,也是一潭甘甜的清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把他人滋润了,让人想永远溺死在他的泉里。他少年人的稚气一直伴随着他,天真就是他的外衣,吸引着人渴求他一个温暖的怀抱。
必须要说点什么。所罗门看着大卫的脸,他的嘴唇鲜红而又湿润,看起来一定十分柔软。然而所罗门的智慧在面对他父亲时居然畏缩起不敢出来,他有太多的话想要说,却全都囿于口中。
大卫也在观察这个奇怪的陌生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对方,但大卫却对他有一种奇妙的亲切感。这感觉像是踏过一条溪流,像是被温驯的羊群簇拥着,全身就被轻松的快乐包裹住了。他追忆到了少年的时光,自己在父兄膝上玩耍,而这个人也有一张与自己相像的脸。大卫睁大了眼。这个人难道是我的兄弟吗?
“你是从远方来的客人吧,快随我来,这郊外常常有雄狮猛虎。”

tbc


希望各位不要殴打我。
跪求回复。

啊!!!!!
大卫爸爸还是小正太的时候就开始泛桃花了x
假装约拿单最后成为了呆薇王的宰相。唉。

【all叶】小王子叶修的故事


小王子梗。抄的圣埃克苏佩里先生的。
讲述的是一个业余画家喻遇见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叶修小王子的故事xxx
※大写的OOC,没有文笔

(1)
  六岁那年,我迷恋上了画画。那年我过生日时,家人送给我一本画集,画集与原始丛林有关。每一页的画都十分惊险,我的思绪也飞到丛林中去探险。其中有一幅画十分精美,里面画着一个长着。角的人依靠在树枝上,一条尾巴在外面耷拉着。
  我立刻就被这幅画吸引了。准确的来说,是被那美丽的龙人吸引了。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人。于是我拿起彩色的蜡笔把那龙人小心地描摹出来。
  我把我的杰作拿给家人们看,问他们这个龙人好不好看。
  但他们回答说:“一个长着角的木头有什么好看的?”
  我意识到是我画技不精,于是我又拿出了画笔,把他脸上的五官,尾巴上的鳞片又精心勾勒出来。
  大人建议我最好不要再画龙人,我应该专心去学习地理、历史、数学。
  但我永远不可能放弃成为大画家的志向,只为了有一天遇见龙人时,能够为他留下一幅精美的肖像画。
  为了不让家人难过,我成为了一个地理学家,但我还是在暗地里学习绘画。这样我就可以周游世界,把每一处风景都画出来,也能找到那神秘的原始森林了。
  同事们奉承我博学,也夸我画的风景十分美丽。这时我会拿出我的第一幅作品——那个画的像木头一样的龙人给他们看。
  他们都会感慨我的努力,一个业余学者居然能成长成如此出色的画家。我都会一笑置之。
  只有一个很聒噪的朋友看了我的处女作后与其他人反应不同。他居然罕见地沉默了,然后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问我是在哪儿见到这个龙人的。
  他也见过龙人。与我从书中见识过不同,他是亲眼所见。
  我也讶异他居然能够认出我所画的内容。从此我们成为了挚友,约定着要一起旅行,去寻找藏匿于丛林深处的龙人。
(2)
  我因为贪恋丛林的景色而在丛林一个没有人烟的深处迷了路。
  这不能怪我,是周围的风景确实很美丽。眼前的湖泊静谧而深沉,漫天的流萤堪比群星。
  于是我也不再抱怨,支起画架开始把这景色记录下来。
  这时,有一个慵懒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这声音,像是早晨刚起床,带着一丝沙哑,但又不完全相像。当时我正处于一个无人区,所以可以想象我听见有人说话时是有多么惊喜。
  “呦,你画的还挺好看。”
  “什么?”
  “我刚刚在夸你呢。”
  我好像挨了雷劈般站了起来。我揉了揉眼睛。我仔细地看。我看到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一个年轻人,他站在我旁边半眯着眼睛盯着我的画看。
  我睁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鬼魂。我离任何人类居住区都有上千英里那么远。
  可是他看上去和我又并不一样。他不像是迷了路,脸上的表情像是刚刚睡醒,没有一丝对孤立无援而感到恐惧的样子。
  等到稍微镇定下来,我说:“可是,你在这里干嘛呢?”
  他挠了挠头,迟疑了一下,然后说:“我只是……随便逛逛。”
  我不太相信他说的话。因为还没有人随便逛逛就能逛到这无人区。他的身上立刻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他又对我说:“这儿真是一个人都没有。你还是我在这里见到过的第一个人。你能帮我画一支烟吗?”
  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要求。虽然他的一切都是未知,都有一股神秘色彩。但他好像天生就有一股你想要与他亲近的气质,这股神秘的力量让我十分渴望能与他交个朋友。于是我拿出铅笔,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画了一支烟给他。
  “谢谢你啦。”他接过这张纸,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把烟丝,用纸包裹起来,卷成细长的一条,含在嘴里点燃。
  “其实你只是想要一张纸来卷烟吧。”我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不是,”他吐了一口烟,认真地向我解释,“要是我只是找你要一张纸,那么我们只是搭话的路人。但是,现在,你看,你送给了我一张画,那么我们就是朋友了。”
  我为能够与他交上朋友而感到开心。我们互相交换了名字,他告诉我他叫叶修。
  那幅风景画还没有完成,我就让叶修在旁边稍等一会儿,等我画完了以后再一起寻找人烟。在我画画的期间他翻开了我的笔记本,看到了我画的第一张画,那个像木头的龙人。
  “啊!”他惊讶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文州,你画的这个人好像我的弟弟!”
  我有些疑惑。他是第二个能认出我画的是龙人的人了。不过他并没有角和绿色的鳞片,这让他说的话有些不可信。
  之后发生的事让我大开眼界。
  他原本光滑的额头上缓缓地突出两个角,身后伸出的尾巴轻轻晃动,反射出亮晶晶光。
  “你看,”他指了指自己的角和我画的画,“你这个角画的多像啊。”

  那天,我遇到了我一直寻找的龙。

tbc
 
 
 

lof上好像有个百粉点文的传统……?
诸君,如果喜欢我写的东西的话,或者希望我能写一些东西,请在评论中写下cp和梗。
如果不拆不逆的话我一定会在一周之内写出来的。
欢迎出一些冷cp。冷的不行的那种。我为北极圈送温暖x
人怂,不打tag。

【雷卡安】我是猫

雷卡安卡修罗场。非常魔性。
夏目先生请不要打我。
ooc错字多没有文风。

(1)
  我是猫,名字嘛……还没有!
  你问我在哪里出生的?哪里记得清楚。就记得在一个阴湿的地方咪咪的叫。这个时候我的母亲警告我不要和人类接触,因为人类全都是狰狞的动物。但我最终还是和人类相遇了。
  那是一个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在小路上散步。之后我就在这条小路上第一次与人相遇。
  不过当时我并没有认出他是人类,因为据我所知,人类都是一个圆脑袋规规矩矩地在脖子上长着,而他的脑袋却像是把扫把倒过来放,也像是一只刺猬长在了人类是身体上。总之,他长得十分特殊,于是我毫无戒备地向他走了过去。
  我走近了一看,才发现他身穿这一套黑色制服,手里拿着两根颜色不一样的棍子。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警察,属于人类中最残暴的一伙,据说他们会到旅店偷马回来煮了吃。不过当时,我还不懂事,倒也没觉得他有多可怕(也可能是因为我没有认出来他是人类吧)。只是我被他用惊奇的眼神盯着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六神无主。
  他把手里的棍子插到腰间,把我托在手掌上高高举起。我感觉晕乎乎的,后来听到了他说话,我才被吓得清醒过来了——糟糕!我遇到人类了!
  不过他看起来并没有像母亲描述的那样坏,他直视着我的眼睛,对我笑,一头指向天空的头发被风吹得微微晃动。
  他问我说:“你有家吗?”
  我想着出生的地方又湿又冷,根本不能让人待,而这几天我也是在不同的电线杆旁边睡的,也不算是家。于是我摇了摇头。
  他脸上瞬间绽开笑容,把我举高到头顶,也不管我乱扑腾的脚碰到了他的头发。
  后来他又致力于给我起名字。他每次说出一个名字来都要看下我的意见。不过那都是些无所谓的名字,听完了就忘了,听得我直打呵欠。
  后来他好像突然灵光一现,激动地捏住我的肉垫,吓得我毛都立起来了。
  他很快把他的想法告诉了我。
  “就叫你白马怎么样?你是白色的,自然应该叫白马。”
  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不过并没有打动我。因为我听说马是一种又脏又臭的动物,几天不洗澡就会招来苍蝇。现在居然要把我当作马?我快速地甩了甩头,否定了这个名字。
  他看起来很惋惜的样子,不过一会儿就不沮丧,说出了他的新点子。
  “叫你的卢呢?或者是赤兔?”
  这两个名字听起来很蠢,我自然也拒绝了。不过之后他依然这样叫我,两个名字倒替着叫。
  喵喵喵???
  我是猫。名字吗……还没有。

(2)
  后来我跟着这个警察到了他的住所。他住在一所公寓里,和两个人合租。
  在公寓里住着的时候,警察有时会邀请一些客人。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我的主人叫安迷修,是一个交警,对人很有礼貌。不过他总是希望他的客人称他为“骑士”。
  难怪他对马这样执着。
  再说一下合租者。这两个合租者有一个是学生,每天早出晚归的,只有周日才休息一天,我很少能见到他。另外一个合租者我至今也没有见到过他,不过安迷修说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
  我很喜欢那个学生,他叫卡米尔。虽然我很少与他见面,但是每周日回来的时候都会带来一块蛋糕。
  每当他打开装着蛋糕的盒子时,我就会坐到他旁边,盯着他的蛋糕咪咪的叫。
  他总是会用手臂围在蛋糕周围,像是一个环形的壁垒,然后把脸转向我,讲一些诸如猫吃了蛋糕会生病之类的大道理。
  不过最后他都会给我剩下一些,有时候奶油层上还留着一颗樱桃——他之前一直没舍得吃。
  卡米尔十分喜爱甜食,每次吃蛋糕时他都吃得很慢,每一口都在仔细品味着蛋糕的味道。不过只要我坐在他旁边,他都会不自觉地加快速度。其实他不必这样,我并没有十分急切地想要吃它,只是看着卡米尔吃蛋糕的样子就已经成为了一种享受。
  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但卡米尔似乎能懂得我所想的一切。
  他是一个博学的人。虽然有时会孩子气地对我倾诉自己哥哥又和谁谁打架了,安迷修带着他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之类,但毋庸置疑,他确实是一个睿智的博学者。
  他每周都给我讲一下他看过的书。每次他都会把我放到他的大腿上,给我顺着毛,就开始讲。我央求着他给我讲了好几遍小王子的故事。在我看来,他就是我的小王子,而我也希望能成为他的玫瑰。
  有一天,我趴在卡米尔的大腿上打盹时,忽然听到安迷修在叫我。哦,这次用的名字是绝影。
  卡米尔摸了摸我的头,又给我顺了下毛。看见安迷修进来了以后,他开始给我讲故事。
  这次讲的故事主人公叫堂吉诃德。
  我当时对此感到十分惊讶,不相信像卡米尔这样温和的人居然会做出如此无礼的事。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安迷修和卡米尔的大哥打架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卡米尔生气的样子。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