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鸟儿

大家好这里是一只蠢鸟!
希望大家多在评论里留言,我超级想和人聊天的!
文风智障的要死而且虫很多。
北极圈常驻人口。
中了大仲马的毒。阿拉米斯伯爵阿尔贝都好可爱!
每天看舞法天女。基拉度好帅!
卡米尔有那么好!反正我现在已经沉迷骨科了x
以及我现在想吧唧口老叶。

【京津冀】那天在雨中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前几天下雨,于是想写一个关于雨的小故事。

cp京冀和津冀。少量豫冀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错字多,智障文风注意。

私心给学校打个广告。一年一度中考完,来我国际庄一中,前有乐汇后勒泰,保证成为高富帅。

  王冀难得生一次病。

  他认为生病是浪费时间的事,平时有个感冒发烧,或是身体上那块被擦破了皮,流了血,他都不予理睬,还是和平常一样按时到工作岗位上。

  但他对待弟弟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只要王京或王津轻轻咳嗽一声,他准会着急地跑去抓几大包中药,有时候恨不得把药房给搬来。

  但今天不同。

  早晨起来王冀只觉得脑袋里像是装了浆糊,有像有人拿着锤子往他头上砸,昏昏沉沉的连眼都睁不开,浑身无力连动都不想动。

  那两个弟弟也是如此,而且症状好像比自己还严重不少。

  王冀只好给王豫打电话。照顾别人久了,现在反而请他人照顾自己。这样的请求有些羞于启齿。

  “豫……是我……我弟弟生病了,你过来帮我照顾他们一下呗?”

  “……好吧,我也生病了。快过来吧别问那么多了。”

  王冀放下电话。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尽力压低嗓音,装作和平时一样,但还是这么快就被王豫发现自己生病了?

  话说自己是怎么生病的?

  说来话长。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一个标准的季风区夏季,太阳高悬在空尽职地以它的热情炙烤着大地,而地母却以疲懒的姿态回应,裸露在空气中的植物全都蔫巴着叶子,垂头丧气的。

  这可急坏了冀,他在后院的草坪上种着几棵珍贵的花,他本想着先让那些花在野适应了以后再移到花盆里去,可现在这么毒辣的太阳,那些娇贵的花还没适应就先枯萎了吧。

  于是他赶忙拿起工具跑到花园中,走前还嘱咐王津给阳台上的花浇水。

  王津拿着个园艺喷壶欲言又止。他看了看手上奇怪的东西,正打算问冀这玩意到底怎么用。留给他的是王冀一个潇洒的背影。

  哦。没事,我可以自学。王津想着,戳了戳喷壶最顶端的一个黑色的看起来像是按钮一样的东西。

  看来这个黑色按钮不是喷水用的。这黑色按钮下面连着一个铁棍,而铁棍是可以不断在瓶子中上下活动,有点像打气筒的样子,而且越到后来越难活动。

  那它的作用就是加压,那么只要捏一下瓶子上的把手……

  噗嗤一声,一股湍急的水流越过面前的植物,全都洒在了路过的王京的脸上。

  王京脸刷的一下就黑了。他刚整理好的头发全湿答答的贴在脸上往下滴水,西装上也被洇湿了一大片。

  “京哥你听我解释,冀哥让我浇花来着,但我没想到你过来了。”王津强忍着笑,尽量表现出一幅自责的样子。

  王京抬眼看了一下王津准备要浇的植物。一排仙人掌,旁边还墩俩大仙人球。

  “……这就是你的解释?”王京挑了挑眉。

  “其实还有一个解释,就是这喷壶坏了。”

   王津说着就又按了一下喷壶的把手。这次压力没有上次那么大,喷出来的水射到了王京的胸口。

  “……你故意的吧。”王京笑的让人感到害怕。

  “不,绝对没有,”王津摇了摇头,“这次我本来也想往你脸上喷来着,结果这喷壶太不争气了。”

  然后王京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把水枪,端起来直接冲着王京头上射。

  王津也是一脸懵的,他不知道王京居然玩这手。他笑了笑,笑得十分自然,手上却鼓捣着给喷壶加压。

  “诶京哥你在哪找的水枪啊?”

  “哼。”王京再次端起水枪往王津脑袋上喷,却被早有准备的王津躲了过去。

  “一个成功人士无论在哪方面都是时时刻刻有准备的。”

  【王京、王津加入战场。】

  王冀本来是在太阳下安静如鸡地去鼓捣花去了,这花在太阳底下果然蔫了不少,不过王冀还是有把握自己有妙手回春的本领的。

  然后他就感觉脖颈一凉,转过头去一股冷冽的水流就迎面扑来,洗刷掉了劳动后的腻汗。

  王津正慌张地把喷壶藏在身后,眨眨眼睛看向自己。

  哦,真是炎炎夏日中的意外惊喜,透心凉,心飞扬。

  王冀用手抹了下脸上的水,无奈地看向笑的一脸无辜的王津。

  “唉小津,夏天玩水容易感冒的。学学你京哥,看他就不会玩这……”

  然后王冀又被一股水流射中了。

  “冀哥?!”

  王京见自己射中的人是王冀,心里不住的后悔。他把水枪塞进西装里头假装出路过的样子。

  “呐,冀哥你看,”王津笑眯眯地用下巴指了指王京,“京哥他也玩水。”

  “小兔崽子们,”王冀打开了水管的开关,“我来教你们一下什么叫做尊重长辈吧。”

  【王冀加入战场。】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王冀在追他两个弟弟的时候还不忘留意一下地形。现在他已经占领到了战略上的要点,躲在掩体后面等着搞一发偷袭,来个出其不意。

  王冀左看右看,却找不到之前一直在眼底的京津了。

  奇怪,人呢?

  “看样子冀哥还在找我们呢。”躲在王冀身后不远处一棵树后的王津悄悄对王京说。

  王京点了点头。

  “要不咱们绕过去吧?不然冀哥怎么都找不到咱们。”

  “嗯。他总是对自己打游击战的能力特别自负。要是一般情况咱们还真发现不了他。而这次……”

  两人低头看了看绵延在地面上的艳色水管。

  “他忘了把武器隐蔽起来了。”

  之后两人正大光明地在王冀面前打水仗,而王冀换了个武器加入战争。倒是引来了一堆熊孩子围观。

  王冀平时在小区里的人缘就挺好,那群小孩都自主地把灌了水的气球交给王冀。让王冀不得不感慨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

  王冀举起水球就往地上扔,颇有狼牙山五壮士之感。不过人民群众提供的武器毕竟质量有限,水球刚举到头顶就炸了,直接淋了王冀一身。更可气的是那气球还掉色,红色的水从脸上刷刷往下流,看上去就像英勇就义了一样。

  王冀:天凉了,是时候查封几家气球厂了。

  六月,初夏,暖锋终于推搡着挪到了华北平原,然后就不动地了。

  这天也会变脸,刚开始上面还挂着个火球,忽然间就轰隆一声巨响,哗哗下起雨来了。

  王冀又感觉到了从天而降的清凉。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是自己两个弟弟偷袭成功了。

  然而不久他就发现是下雨了。他忙扯开嗓子喊两个弟弟回家。

  不过这三人之前打闹的时候没注意,现在下了雨着急要回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家那么远了。

  王津拧开喷壶的盖子,趁王京往前跑的时候悄悄把水倒到王京后背上了。

  而王京也有一下没一下地继续用水枪对着王津喷水。

  他们两个都以为对方没注意到。

  最后三个人哆哆嗦嗦地回到家里,像是刚从河里捞出来,身上的水滴滴答答落到地上汇成一个小流。

  结果就是第二天三人都感冒了。

  “所以说你们是打水仗打到感冒了?”

  “住口,”王冀从被子里探出头,“我们是被雨淋的。”

  王豫趁机把中药喂到王冀嘴里,后者被这突如其来的苦涩呛得直咳嗽。

  “哈哈哈”王豫笑的直不起腰来,“你们三个是笨蛋吗?”

  他又看了一眼王冀,王冀眉头紧皱着,也不知是被药苦的还是怎样。

  “好啦,别生气,”王豫伸手抚平了王冀的眉角,微笑着说,“不该把你弟弟带上。就你一个是笨蛋。”还是一个特别笨的笨蛋,一个大笨蛋教出来两个小笨蛋。

  “咳咳……住口……”王冀把头缩回被子里,“就你聪明。”

  末了,团成一团的被子中传出一个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谢谢。”


哇阿拉密斯真可爱!斯文败类这种设定超级带感啊!!!
他真好。嗝屁。
拒绝二十年后。

一些感想。

最近逛lof刷出来几篇文,有些感想。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耶和华X路西法这样的cp。
首先上帝爸爸恐同,他坚决不搞基。从创世纪摧毁了索多玛城可以看出来这一点,而许多恐同人士也利用这一点来造作。
其次就是上帝爸爸是个汉子,而且不会自己分裂出一个孩子。所以某些人说路西法和上帝爸爸生了个孩叫米迦勒,这就有点迷了。他可以用语音创造动植物,可以用泥塑造人,也可以让圣母感应怀孕(由此可见上帝爸爸确实是个男的。并不会怀孕之类。)但!是!他绝对不会这样造孩。以及天使是一种很纯洁的火焰凝聚而成,算是上帝爸爸的一种附属,是类似于仆人的存在。
然后就是路西法和撒旦的关系。说真的这两个没什么关系。路西法是谁我不知道,撒旦不是一个团体,而是一个天使,率领三分之一的天使与上帝爸爸互怼,但是失败了就到地狱里接着与上帝爸爸互怼,相当于是敌对者的关系。而后诱惑完夏娃以后形象就粗鄙了起来,变成了蛇,然后被米迦勒搞死了。
然后就是一些神父pa,说是哪个天使下凡伪装成神父,然后跟撒旦搞。
哇人家神父们连媳妇都不让娶(虽然有些神父喜欢搞些情人),搞基的话直接被拖出去烧了好吗?!
还有一些说法:看完天神X翼,就能了解大半本圣经啦!
那我宁愿不看圣经。天神X翼讲得完全就是另外一件故事,只是把圣经中上帝爸爸和几个天使长的名字搬过去了而已。人家西方研究了一千多年的神学您看了一本有点关系的耽美就说了解了?
最终:上帝爸爸不搞基!他真的不搞基!
就算搞也要和摩西搞X

(all叶/韩喻黄叶)还是昨天的那个肉。

不老歌翻车了。我也不能说些什么。
下次我一定写的隐晦一点,比如xxx想和xx谈一场肉体恋爱,xxx将他的宝物深埋进xx的坑洞中,初极狭才通人之类的x
ooc,没有文风。
微博链
https://m.weibo.cn/5600026142/4113092747510905

评论再发一遍。以及跪求评论!

(all叶/韩喻黄叶)啊十八→炖一锅肉

有一个太太写的贼啦好看的文,叫《放开那只太太》,但是,是个坑。

大概是讲叶修开小号写同人文结果落马的故事。

我就看到了老韩喻队烦烦把叶修关在小黑屋里,让叶修写韩喻黄叶的小黄文,然后……然后居然就没了!

握草特别想看完啊!!有小伙伴知道那个太太是谁吗qwq

于是我就撸了篇啊十八。文风粗暴,没有文笔逻辑,错别字多,三观不正,ooc。

设定是老叶腐男,写过一堆喻黄韩张的小黄文,结果被发现了,被逼着写all叶文。我这里的老叶被喻队灌了口酒所以有些懵。

are you ready?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0496&tid=3244132#Content


链接在评论里再放一遍,要是翻车了请务必跟我说。

忽然变欧。
伯爵真好看。

米迦尔太好看了。
赞美他。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一个辣鸡文章。撒旦X米迦勒。
大概是撒旦→米迦勒→耶和华

撒旦死了,死在我的剑下。
他变成了一条黑色的巨蟒,蜿蜒曲折地爬向我。说真的,我差点没认出来他。
他曾经也是炽天使,拍着六只翅膀绕在我周围,头上的光圈发出的光辉很耀眼。
那是我难忘的快乐的时光。
后来,他忤逆主,主将他赶出天堂,他就到了地上,变成了恶魔。
主将重任委派与我,令我看守伊甸园。
我在那里又一次遇见他。主让我忘记了他之前的名字,于是他告诉我,他叫撒旦。
敌对者。耶和华的敌对者。
“请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对他说,“我再次遇见你时,你必死。”
他把善恶之果扔给我,扇着翅膀离开了。
撒旦已将罪恶带到人间。
主知道了以后并没有责备我,只是惩罚了蛇,并将人类赶出伊甸园。
这之后我为了弥补我的过失,便彻夜不眠地工作。
直到有一天,撒旦又一次出现了。
而我杀了他,将剑插入他的心脏。
主吩咐我要把他扔进硫磺的火湖里。所有违背神的天使都要被扔入火湖里。
我把他带到硫磺火湖,在湖边将他放跑,用一条蟒蛇代替他进入硫磺火湖中。
我不担心主会责备我,因为他对我十分信任。
我把他带到大海中的大海里,在那中间有一个海岛。
“活下去,”我对他说,“下一次我遇见你时,你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