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鸟儿。北极圈居民

我想要评论,我想跟大家聊下天Qwq
写的东西都不堪入目。
我能吹老莫一辈子!

心态爆炸。
我为什么要手贱去搜后续。
😢

我想给莫老师过一次三十六岁生日。😢

现在就开始写了。呜呜呜。


(思维混乱)


我觉得老柴和老莫这对莫名好吃。

还有莫扎特x菲茨杰拉德。觉得他们两个一定能成为损友()一个喜欢喝酒开玩笑的德国人和一个喝了酒以后就会思维混乱并且还会害羞的美国人。而且他们都讨厌法国人和意大利人,并且诅咒巴黎(喂)这是什么美味的邪教。

清醒一点吧x


记一个超级沙雕的脑洞。

深夜吓人。


某大学的国际部有一个十分奇怪的社团。

革命者俱乐部成员:安灼拉(社长,大三,笔名阿波罗)亚瑟(大二,笔名牛虻)保尔·柯察金(大二,身体健康还不想写书)

柯察金同志:我写书就要写一些实用的东西,比如教人民种菜炼钢之类的。

柯察金同志因为之前在报纸上看到过牛虻的文章和事迹而格外崇拜亚瑟,但因为某些历史原因一直和安灼拉保持着距离X

安灼拉在第一年招新时被朋友哄骗穿上女装,居然真的招到了许多新人。来社团报到的新人问起那天可爱的姑娘叫什么名字时,安灼拉搪塞道:“那是我的表妹,她叫昂若拉*。”之后他揍了格朗泰尔一顿,并且决定以后招新时直接让全员合唱,再也不要搞什么别的新鲜事了。


柯察金:不是吧?这次招新又要搞合唱?醒醒吧安灼拉同志,人民是不会喜欢这种枯燥乏味的东西的。

安灼拉:这是社员们投票作出的决定,歌词和音乐都已经写好了,这次决定不能改。歌词很鼓舞人心,我念给您听: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柯察金:您一个法国人却要用英语歌唱,真是辛苦了。

安灼拉:是您自己不会讲法语的。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当然可以把歌词全都改成法语。

柯察金:不是——您瞧一下去年合唱才招来多少人?前年你表妹只是站在台上就比去年合唱招来的人多。

安灼拉:不要再提前年的事了……柯察金同志,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柯察金:我会拉手风琴,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在台上演奏半个小时!

安灼拉:不错的提议。亚瑟呢?您有没有什么想法?

亚瑟:我可以弹管风琴——不如到教堂一边祷告一边招新?哈,让我们得人如得鱼一样。

安灼拉:您是不是喝醉了?醒醒,请提一个比较现实的建议。

亚瑟:其实咱们只要打扮的精致一点,在台上一站,就会有好多人想加入的。看看您去年的打扮吧,本来挺好看的一张脸,非要用颜料涂一层国旗,还穿一身红,本来想入社的都被吓跑了。

安灼拉:……抱歉,我承认去年我确实有点夸张。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提议,不过如果按您所提议那样执行的话只能招来女生。我们还应该安排一个姑娘,这样肯定能招来很多人——

亚瑟:不如叫您的表妹过来?她叫什么来着——昂若拉?

安灼拉:……算了。招新时还是合唱吧。


最终决定:招新晚会时表演带手风琴伴奏的合唱。

演出理所当然地充满了俄罗斯风味。


招新时收到了一个来自美国的保安的申请。

麦克墨菲:你们谁是这里的头儿?听好了,我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当头羊。

安灼拉(扶额):怎么来了一个奇怪的人……是谁管理申请表的?

麦克墨菲:哈,那个伙计喝醉了,和我打赌,很可惜他的运气并不如我。

安灼拉:那个酒鬼!

最终在麦克墨菲先生的努力下,社团又多出了三间活动室(虽然都被改成棋牌室了),以及活动经费忽然呈井喷式增长。(亚瑟:这位先生是个人才!我要结识他一下!)


我们的口号是——

安灼拉:法兰西万岁!

柯察金:布尔什维克万岁!

亚瑟:Love and peace!

柯察金:是不是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为什么会有一个这么奇怪(中二)的社团呢?因为系主任是江姐()


*上海出版社把安灼拉翻译成昂若拉。这怎么看怎么像个女名啊X


深夜吓人。
之前说的一天后写好的,结果拖了四天。我太高估自己了。
希望别被吞。

一些怪异的想法。
大概各位都到了天堂里,拿起手机开始愉快的交流。

文盲音痴试图向世界安利老莫


①费加罗的婚礼

  费加罗的婚礼是由法国剧作家博马舍写的剧本,达蓬特改编,莫扎特配乐,最终成为一部优秀的歌剧。

  博马舍写的是连续剧,第一部是塞维利亚的理发师,罗西尼配乐,可以先看第一部再来看第二部,感受一下这位不务正业的美食家的音乐是多么美妙!(猫和老鼠里有一集是汤姆唱费加罗的X)

  故事发生在西班牙,男仆费加罗要和女仆苏珊娜结婚啦,他开心地置办婚房,结果被苏珊娜告知伯爵想要行使贵族权利,就是和苏珊娜发生一夜情,费加罗听了很生气,决定要搞伯爵。这时伯爵家雇的医生巴托洛和一个老女人马瑟琳过来了,在上一部里费加罗帮伯爵从医生那里抢了媳妇,于是医生和费加罗结了仇,打算报复费加罗。马瑟琳十分喜爱费加罗,想要嫁给他,刚好手上还有费加罗之前借钱时打下的欠条。于是他们两个打算先气一下苏珊娜再去法庭上告费加罗。

  这部歌剧特别适合入门,就算不听音乐,单看剧情也十分有趣,绝对不会像瓦格纳的歌剧一样看下时长就劝退(喂)而且是意大利语歌剧,听起来就会感到舒服好多(德三时只让演德语版的费加罗。有点不敢想象那个场面X)

有名的唱段:

  我觉得整场全都是经典X

  首先序曲就是神作。我是个业余爱好者,但是第一次听到序曲的时候就觉得“哇!好听!”而且越听越好听啊。现在大概是演出必备曲目吧X

  ⒈


推荐版本:

①英皇2006年版本

  这个版本的完全适合安利给刚刚接触到歌剧的朋友们(某次失败的安利“嘿你听说过名歌手吗?”)这个版本的费加罗在各个方面都很吸引人,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有些地方直接笑出来了X

  这一版B站上有资源,有中文字幕,还特别清晰,舞台设计得超棒(看得出下了血本了X),演员们表演得也特别好,完全可以当一部电影看。(赞美英皇)

B站指路:av

(B站观看建议屏蔽“法扎”、“意大利语”、“德语”、“真胖”等关键词。)

或者在评论区,我分享了百度网盘X

②伯姆指挥版

  一提到扎特特就会想到伯姆神仙X

  伯姆指挥的小莫作品都不紧不慢,又很有力度,可以真切地体会到小莫的优雅。(对比一下就会发现伯姆指挥的明显要慢)而且!这个版本简直完美,根本没有抢拍、漏排的地方,到了重唱的地方也特别和谐,一点也不混乱。

  伯姆指挥有个萌点,每次到强音的时候或者节奏加快的时候都会蹦几下,然而他却全程板着脸看起来像是很不高兴的样子,简直太——可爱了吧X(德奥系指挥似乎都板着脸X)

  我目前还没有找到有视频的,因此只能干听。可以在写作业的时候听X

  可以去淘宝上搜一下,可以买到光盘。

  还可以去扣扣音乐里搜索伯姆,然后点开专辑,有一个费加罗的婚礼。

  安利一位B站UP主:orginlab

  注意:听过多次后可能会无限崇拜赞美小莫()缺点就是会对现在某些流行音乐感到难以忍受。小莫真的把我耳朵惯坏了X



记下梗。

如何教一个野蛮人喝茶(X)

仔细看了一下这个是英皇版本的。太有代入感了^q^


【贝莫】某些沙雕偶像剧情节

*贝多芬/莫扎特

*全程沙雕。没有考据,放飞自我,无敌OOC

*胡赫聚聚:“他们互相称呼对方的名字,显得十分亲密。”

(1)“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路德,请你诚实地回答我接下来的问题。”

  贝多芬端坐在椅子上,他的肩膀被莫扎特按住,对方站了起来,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中充满只有作曲时才会出现的认真与严肃。

  “你到底……”莫扎特又向前走了一步,两人的脸颊几乎都贴在一起了,“你究竟是喜欢我的音乐还是喜欢我?”

  这是一道送命题,无论怎么回答对方都不会高兴。不过贝多芬还是仔细地考虑了一下,认真回答了。

  “我都很喜欢。”

  “太敷衍了,路德!告诉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贝多芬低下头,又仔细思考了一番。不久从椅子上站起来,他现在比莫扎特高了。

  “现在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我喜欢您的音乐。而您——”

  他低下头,含住了对方的嘴唇。莫扎特显然没想到这个严肃的小伙子会突然来这一套,他的脸变得红得不行。

  “我爱您,像是大卫对约拿单的爱。这种爱情过于美妙,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您的音乐已经占取了我心中的一部分,现在我整颗心,整个人,都是属于你的。”

  莫扎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小伙子。这发直球打得太准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这个答案你满意吗,沃菲?”

  “你这样问我还能怎样回答呢?我当然满意了!你太狡猾了。我以为问你这样的问题能看到你窘迫的样子呢,结果你的回答反而让我心跳加速,坐立不安了。”

  贝多芬皱起眉头,他不满自己一番认真的自白居然只是缘于一个玩笑。

  “现在该换我提问了。沃菲,你喜欢我……”

  莫扎特笑了出来,他闭上眼亲吻对方的嘴唇。

  “和你的回答一样。”

(2)怎样将优衣库的衣服搭配出贵族气质

(优衣库之前出了凡尔赛玫瑰系列的短袖!我尻爆它!)

  “路德?你怎么只穿这一套衣服?太单调了。”

  “啊,我不知道该买什么样的衣服。”

  莫扎特笑了:“我记得从前有个孩子为了见我一面,特意借了一件绣银线的衣服。唉,我记性不太好,就记得他叫路德维希来着。”

  “……你喜欢我那样的穿着吗?我是说,我希望你为我选一些衣服。就挑你喜欢的款式。”

  “好!太棒了,我一定会为你选出最合适的衣服——最好要镶着宝石,衣领袖口绣金线。不过现在居然没有人做这种衣服了。”

  

  “路德,快来试一下这件!”

  一件纯白色的T恤上印着两朵玫瑰,正中央画着一个长发飘飘的金发男子,手举着一面法兰西旗帜。

  “现在的裁缝们可真棒!一些画作都可以直接画在衣服上。不知道能不能画一些肖像在上面……”

  “沃菲,你真的觉得这件衣服适合我吗?”

  莫扎特哈哈哈笑了起来。

  “当然不是,我觉得这些衣服很好看,想让你来试一试。这儿还有一件印着公主的呢,路德你穿上去一定很——噗哈哈哈哈!抱歉路德,麻烦你也试一试这件吧。”

  之后莫扎特提着一大筐衣服来到收银台。刚刚给贝多芬试过的T恤他都挑了两件,上面印有卡通形象的T恤他把整个系列的都买下来了。

  好吧。得到的启示是以后不要让莫扎特挑衣服。不过看到莫扎特买衣服时开心的表情,贝多芬也得到了满足。

(3)如何将莎剧变成土味情话精选集

  停电了。现代公寓的局限性就是停电时没有用来照明的东西。现在谁先找到手电筒谁就能成为整个房间的主宰者。

  “啊,轻声些,是什么光在我的眼前发亮!”

  黑暗中突然响起一声深情的声音。他在干什么?想用朱罗编一部歌剧?

  “那是东方——路德!”

  “嗯?”贝多芬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转过头,忽然亮起一束光照在他脸上。

  “路德——你就是东方的太阳!”

  “怎么样,路德,惊喜吗?”

  贝多芬承认,他被手电筒的光照到的一瞬间确实受到惊吓了。

  “接下来是什么来着?我有点记不得了。”

  “快升起吧,美丽的太阳。快来取代那有妒心的月……”

  莫扎特举着手电的胳膊随着贝多芬背出台词缓缓举到头顶。

  “升起来吧,那婢女般的月亮在你身边黯淡无光,快升起吧,群星点缀的天幕就是你的面纱,再升起来一点——”

  “停,大诗人,我敢打赌这些全都是你自己编的。”莫扎特把手臂放下,揉了揉肩膀,他刚才为了响应剧情把光举高还踮着脚,现在脚也有点酸了。

  贝多芬拿起手电,把光照在莫扎特脸上。黑暗中突然出现的光让莫扎特不适应地闭上眼,在一片漆黑中他感到嘴唇上湿漉漉的吻。

  “沃菲,我的太阳。”

  “噢,多么美丽的人啊,”莫扎特笑着用手臂环住贝多芬的脖子,在黑暗中他能看到对方的眼睛,他把嘴唇覆上去。“这是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4)“住手!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这个商场里面居然有钢琴!”

  莫扎特抓住贝多芬的手,拎着一兜衣服跑过去。

  “路德,你还记得怎么弹琴吗?为我弹一曲吧。”

  贝多芬坐在琴边,周围围观的人群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

  “路德,手指太僵硬了。”莫扎特把手覆在贝多芬的手上,手指轻轻划过对方的手背,然后又离开。

  “感受到了吗?要像这样轻轻抚过每一个琴键,仿佛手指就是一个音符那样弹奏,而你……你就是音乐本身!再弹一下试试吧。”

  这次还没有弹到一半,莫扎特就皱起眉毛来了。

  “没有按照速度弹呀。你喜欢快的曲子吗?”

  “现在用这种速度弹正合适。”

  “不,这样只是炫耀技巧罢了。你可以弹得很快,”说着他的手指落在琴键上飞舞,“甚至更快,但这样美吗?”

  “可是这首确实需要快点弹,”贝多芬把右手伸到高音区弹奏,像是较劲一样,这次他弹得比刚才还要快。

  莫扎特笑了,他坐到贝多芬旁边,右手飞快地越过贝多芬的胳膊,手指轻触到琴键后又把胳膊收回到低音区,他正盘算着悄悄主导节奏。

  “那来比一比谁更快吧。”

  两双手快速地在琴键上掠过,有时甚至分不清是谁的手,只看见它们快速在琴键上落下,就又到别的地方去了。琴音像瀑布那样从琴中快速喷涌出来。

  “这不公平,路德!你把踏板全都占了!”

  莫扎特大力地敲击着琴键,希望弥补一下不足。贝多芬也开始加手部的力量,像是把手直接砸到钢琴上那样弹。最后比试的内容似乎变成了谁的力气大,两个人都向着李斯特的方向大步迈进。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琴声。

  “两位先生!请爱护公物!”

 

(5)我要和你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哈哈哈,路德,他们把你演得好傻。你那时才十七岁,可看上去像七十岁了。”

  “您也一样。听听那突兀的笑声。”

  “咿……我不太想看这部电影了。他们太扯了!”

  “演我的这位演员好帅啊!看来我给人们的印象还不错,他们都知道我长得帅。”

  “他是意大利人?!他们怎么了,居然沦落到要用法语唱歌的地步……对不起,意大利,我之前不应该那样恶毒地诅咒你的。”

  “不,不要笑,沃菲,别把自己代入到里面,他不是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会唱歌能跳舞的萨列里!我觉得他该唱一首这样的歌:‘淡奶油真香甜,蜂蜜也好美味。三块蛋糕不够,今天我能吃一罐糖!’对了,就用这样的旋律!”

  “放过老师吧!他本来是一个严肃寡言的人。”

  “好好好,不拿萨列里开玩笑了……路德你说怎么没有人为你编一个音乐剧呢?我也就有幸瞻仰一下您唱歌跳舞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

  “我唱歌不会好听,舞蹈也与我无缘。不过您跳舞跳得很好看。不论是台上的那位,还是我的沃菲。”  

  “……我知道啦!这句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

(6)“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过山车已经被我们承包了!”

  陪大龄儿童逛游乐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现在贝多芬站在庞大的过山车器材前,刺耳的尖叫声从各处传来,不自觉地对这个设施感到有些抵触。他身旁的莫扎特却很兴奋。

  “走吧,路德。我们应该感到恐惧吗?不!只有胆小鬼才会觉得恐惧,真正的英雄应该有毅力和信心去战胜这命运的安排,我们会战胜它!走吧,路德,我们一起去战胜这坎坷的命运吧——现在到了成为大师之前的关键阶段了!”

  贝多芬看着出口处一个个面色苍白的人,又抬头看看呼啸而过的过山车。他有些担心莫扎特的身体会受不了这种激烈的运动。

  “我不想去坐这个,沃菲。”

  莫扎特拉住贝多芬的手,把他的手指牢牢扣住。

  “别怕,路德,别怕。你还有我呢。到时候就抓紧我的手就好了。”

  果然。

  现在莫扎特面色苍白地挂在贝多芬身上,整个人虚弱地一点力气都没有。之前握在一起的手一直没有松开,现在两个人的手在一起小幅度地颤抖。

  “路德快放开我,我——”

  贝多芬感到后背上的重量一轻,被覆着的有些出汗的手心突然变得凉飕飕的,然后看到莫扎特挣扎着跑到路边一棵树前蹲下。

  “沃菲!你没事吧?”

  “您……路德,别看我,我现在的样子应该很难看。”莫扎特双手颤抖着捂住脸,他想到不久之前看到的一部关于他的电影,那个演员演他临死时的样子真的吓到他了。

  贝多芬莫名觉得有些好笑,都已经这样难受了但还是关心自己的外貌吗?他递了一瓶水过去,用手轻轻拍着对方后背。

  “谢谢,我感觉好多了。”莫扎特站起来,他的双腿还是有些发抖。贝多芬伸出手,环住对方的肩膀。

  “还想去玩什么?”

  莫扎特抬起头,巨大的海盗船刚好从他的视野中划过,坐在上面的人表情夸张地尖叫着。莫扎特摇了摇头,继续趴在贝多芬身上。

  “……路德,你对旋转木马感兴趣吗?”

(7)超感动!女生收到礼物后都哭了!

  “再来一次!”

  贝多芬抓起两枚硬币塞入投币口,机器又亮了起来,放出模糊的音乐。他用手紧抓住操纵杆,玻璃箱里的爪子缓缓移到一个玩偶上方。他郑重地敲了一下红色的按钮,铁爪缓缓下降,绕过玩偶,轻触一下底面又收回了。

  “路德,你还在夹娃娃呢?”莫扎特抱着一堆玩偶走了过来。

  “您怎么夹到这么多玩偶的?”

  “我在各方面都是全能的呀,这种游戏多玩几次就能完全掌握了,你看。”

  莫扎特拿出两枚硬币投入投币口,不等音乐响起,迅速拍打按钮,夹子晃晃悠悠地掉下来。

  “这样真能抓住玩偶吗?”

  “别急,快过来,”莫扎特带着贝多芬蹲下,机器下端一个小口正往外打印着纸条。

  “你看,我们现在可以拿这些奖券去前台换玩偶了。”

  贝多芬看着堆在在脚边快比人要高的玩偶,心中产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身上还剩多少钱,沃菲?”

  “啊,刚刚那两枚硬币是我最后一点钱了。”

  “最后一次机会了吗?”贝多芬从口袋中掏出最后两枚硬币,投到机器里。

  “这个夹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东西根本就不符合科学!是有精灵住在里面吗,每次夹子都能在空中转弯!”

  贝多芬气愤地把拳头砸到按钮上,整个机器一震,有一个玩偶滑落到出件口。

  “天啊路德!你是天才!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还可以这样做呢?”

  贝多芬也有点懵。他把玩偶取出,递给莫扎特。

  “这是送给你的。”

  “谢谢!”莫扎特感动地说,“作为回报,我的玩偶都属于你啦!”

  之后两人各抱着一大摞玩偶,在路人讶异的目光下,一路走回了家中。

  

End?

沙雕完了真开心X


我有一种葵花登月的预感。
请奎老师务必来月球。